小紅帽技術論壇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你訂閱的主題,悄悄話,編輯個人資料及環境設定 免費註冊! 行事曆 搜尋其他會員 常見問題
搜尋 小紅帽流量分析 小紅帽專用irc 聊天室 Web 版!建議安裝使用 hmirc 軟體! 回首頁 登出
小紅帽技術論壇 :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.2.9 小紅帽技術論壇 > 日常生活類 > 神經鬆弛板 > 《轉貼》原來我不帥 , 笑笑吧~~
  上一篇主題   下一篇主題
作者
主題、內容    發表新的文章     回覆文章

Freebass56
初級會員


註冊日期: Jul 2003
來自:
發表文章數: 81

《轉貼》原來我不帥 , 笑笑吧~~

從我有印象以來,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帥哥,這份認知並非無憑無據,而是
建立在廣大而深厚的民意基礎上,自我幼年開始,每當逢年過節父母帶我
到處向親友拜年時,嬸嬸阿姨們看到我時總是說:「啊唷,小帥哥耶…」、
「長大後一定是大帥哥…」

好,我知道這很有可能是應酬話,因為他們對我每個表哥表弟也是這麼說。

不過除此之外,每當我去巷口買早餐時,老闆娘總是親切迎人地對我說:
「帥哥要什麼呢?」

從她誠摯的笑容中,我知道她說的那聲「帥哥」是發自內心的。

其他不計其數的例如路邊拉我填問卷的美眉、排隊買電影票時向我兜售
黃牛票的大嬸、同學向我借報告去抄時…他們一聲聲的「帥哥…」
「帥哥…」「帥哥…」一次次震盪著我的內心。

我也懂得一日三省吾身,懷疑自己是否真如這個浮華世界所冠予我這個
帥哥的頭銜,有時我照著鏡子,看著鏡中的自己,嗯,眼睛是眼睛,
鼻子是鼻子,嘴巴是嘴巴,臉上雖然有幾顆痘痘但顯然是瑕不掩瑜,經過
多次仔細端詳,審慎評估的結果,我終於承認了自己對於帥哥的頭銜確實
當之無愧。

我明白帥哥所承擔的責任是不同於常人的,就連過世十年的奶奶也曾托夢
告訴我:「長的越帥,責任越重…」

我知道未來的路很崎嶇,除了需要承受眾人對於帥哥的嫉妒以及對帥哥
能力的質疑外,我還肩負著保衛台灣拯救雨林防治愛滋復興中華文化的
重責大任,這是在我國中一年級就體認到的使命。

***

掙脫了高中男校的鐵幕,上了大學後,許多的新奇事物讓我的眼界大開,
唯一不變的是我對我這個帥哥身分的認同,即使沒有出現過任何異性方面
的緣分,但我明白這是因為女生對於帥哥總是存著一份畏懼,認為帥哥
必定高傲,必定花心,因而與我保持距離,甚至從不敢正眼看我一眼,
我不埋怨任何人,因為這是我要承擔的原罪。

來到大學後我才開始接觸網路,例如BBS、Blog、MSN、聊天室…等等,
剛開始我發現到一件怪異的事,就是每當我與網友交換MSN後,等著互相
看看對方放在MSN上的照片,當對方在MSN第一次上線而我正要傳訊息給
她時,對方就會立刻離線而且永遠不再上線…

室友阿康臉色陰沉地看著我,他將雙手搭在我雙肩上,緩緩地對我說:
「小莊,這就叫…被『封鎖』了…」

「嚇!…封鎖?為什麼帥哥也會被這麼對待?不會的,封什麼鎖,你被
封鎖還說的過去,我會被封鎖就太離譜了,你這傢伙只會危言聳聽…」

阿康沉默了三秒鐘,接著說到:「那就讓鄉民來決定你是不是帥哥吧…」

當天晚上,在全國最大的BBS站「PTT」的帥哥美女版上,出現了這麼
一篇文章:標題:我同學真的帥

內文:我的帥哥同學,靠臉吃飯,連結如下…

阿康貼出文章後,文章下方一瞬間湧進數十條推文(評論):

「他餓死了嗎?」

「幹嘛這樣陷害人…」

「他欠你錢嗎?」

「0分!」

「幹!這三小」

「他把了你馬子嗎?」

「顯然是來亂的。」

「啊!我的眼睛!保安!保安!…」

「噓死你!」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

……



to be continued…

--標題:[轉錄]原來我不帥2

「那張照片不像我…」我在風雨飄搖中仍試圖力挽狂瀾。

「好,如果你是帥哥,請告訴我為什麼你交不到女朋友。」
另一個雜碎室友斯斯加入戰局。

「我…你們知道不能與不為的差別嗎?」我陷入一打二的困境。
阿康與斯斯異口同聲地大吼:「知道呀,你是『不能』!」

「天啊!是可忍孰不可忍,既然汝等一味尋釁,就別怪我出手了!」
內心的我,此刻已經著起戎裝,理個大光頭站在廬山的司令台上對
全國人民宣告:「如果戰端一開,那就是地無分南北,年無分老幼,
無論何人,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,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!…」

阿康露出陰險的笑臉說到:「你不是喜歡美食社的Cindy,你就趁
明天的社團活動時向她告白吧!…」

斯斯轉身後也丟了一句:「記得跟大家分享領卡經驗談…」

我一個箭步飛過去將斯斯踹倒在地…

領卡?傳說中男生向女生告白時若得到「你真的是好人,但我想我們
不適合…」的答覆,就是所謂的領到一張好人卡,開什麼玩笑,我
怎麼可能被發卡,萬一領了卡回去可是會被阿康跟斯斯恥笑到死的,
一想到他們兩個邪惡的笑臉,讓我差點尿失禁…

***

今天美食社請了福華飯店的大廚教大家做芙蓉鮮蝦捲,我一邊剝著
蝦殼,一邊瞄著右前方的Cindy,她是企管系的大一新生,正妹中的
正妹,身高一百七,一頭栗色長髮,加上她冷豔前衛的風格使她一
入學就引起騷動,傳言她入學兩個月至今,平均一天發2.5張卡,
兩名助教為了追她而離職,一名學長為她自殺未遂,以及一條校狗
為她得了憂鬱症。

想到兩個月前我就是因為打聽到她加入美食社我才跟著加入,我有時
會主動為她準備食材,影印食譜什麼的,雖然她從沒說過一聲謝謝,
甚至從沒看過我一眼,但我知道她是在考驗我,畢竟帥哥給人的印象
就是到處獻殷勤的花花公子。

在等待沙拉油加熱的空檔,Cindy走出烹飪教室,我趕緊一路尾隨出去
…月光下,她將戴著的棒球帽拿下,栗色的長髮倏地垂落下來,她
倚著柱子,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,冷豔一如往昔…

「Hi!Cindy。」我力持鎮定地向她打招呼。

她慵懶地看了我一眼,挑了一下眉毛,呼出一口煙,沒有應聲。

「咳咳!…哦…我想跟你說,我一直很欣賞你…那個…希…希望你能
給我一個機會…做我的女朋友…」我的心跳聲大到讓我聽不到自己的
聲音。

Cindy露出疑惑中帶著點不耐的表情說到:「你叫什麼?」

「小莊…」完了,我彷彿看到傳說中的好人卡的卡角了。

「嗯,不要。」她呼了一口煙。

啊!我感到胸口中了一槍,我在血泊中奮力爬起,用僅剩的一點力量
問到:「為…為什麼?…」

Cindy似乎有點訝異地看了我一眼,她吸了一口煙後說到:
「因為你長的太醜。」

「砰!」我的頭被補了一槍,我在慢動作中緩緩倒地…在倒地的
過程中,往事一幕幕快速地閃過我的腦海…

「恭喜莊太太,您生下一個健康的小帥哥…」

「啊唷小帥哥耶…」

「小帥哥…」

「帥哥裡面請…」

「帥哥借過…」

「帥哥作業借一下…」

「帥哥可以幫忙填一下問卷嗎…」

「帥哥要不要爽一下…」……………

恍惚中,我看到奶奶走到我面前,蹲了下來,握著我的手說:

「長的越帥,責任越大…」

「奶奶你…」我努力抬起頭。

「所以你今生都會過的很安逸自在…」

「碰!」我的頭重重摔在地上,隱約看到奶奶遮著嘴巴用力忍住笑意…

to be continued…


標題:[轉錄]原來我不帥3

「這算什麼?醜人卡嗎?」阿康凝思著。

斯斯幸災樂禍地說到:「靠!那是限量發行的吧!有人收集了十幾張
好人卡都還拿不到一張。」

阿康:「是呀,你才買一包就抽中了,你要感到欣慰呀…」我勉強開口:
「謝謝,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限量是殘酷的。」

「你們最後怎麼收場的?你說了什麼?」斯斯問我。

「最後我跟她說…『抽煙對身體不好…』」

「靠!∼∼天啊!∼∼什麼東西呀!∼∼」阿康與斯斯兩人熱淚盈眶地
大吼。

阿康:「你在拍公益廣告嗎!」

斯斯:「你乾脆順便叫她記得做六分鐘護一生好了!」

阿康:「還有定期自我乳房檢查!」

斯斯:「馬的!一整個遜到爆!…」

「你們是怎樣啦,不然我是要怎麼說?」我沒力地回擊著。

阿康說到:「一般而言,至少也要說個『我知道你現在很難接受我,
但我會用時間來證明我的真心,我會一直守候著你,直到你點頭的
那一天…』。」

「是這樣嗎?那要守候到什麼時候?」我問。

阿康:「…守候個洨,丟下這麼一篇癡情告白後,就立刻開始尋覓
新對象。這樣說只是要讓場面好看一點而已,讓她心裡漾起微微的
漣漪,將來遇人不淑或是遭逢家暴時,她在午夜夢迴就會想起那個
痴心男孩…」

斯斯:「不過以你當時戰況之慘烈,我想講了那些話也沒有意義,
還不如乾脆當場發飆,卯起來把場面搞得徹底毀滅算了。」

阿康:「也是,你應該直接開火,對她大罵:『媽的你這賤人!
恁爸只是覺得你很好上而已,給臉不要臉,我呸!…』。」

「最好是你真的這麼帶種…」我說。

斯斯拍著我的肩膀說到:「我想你以後也不敢回美食社了,你就專心
投入我們的社團吧!畢竟你也是創社元老…」

「我下禮拜還會再去一次美食社吧…」

「哇!我就知道小莊是真男人呀!受到這種奇恥大辱豈能悶不吭聲,
回去向她討個公道吧!」他們兩人吼著。

「不是…因為…下禮拜…要做蜜汁叉燒酥…」我呢喃著。

阿康與斯斯兩人當場絕望的倒地痛哭…

***

說到我們三人共創的社團,那又是另一段故事…

兩個月前,我們也是剛入學的大一新生,每個社團為了順利招募到
新血,無不卯足全勁地在校內擺攤宣傳,我們三人在熙來獽往的
社團攤位前閒晃,思忖著該參加什麼社團…

「哪個社團正妹最多?」阿康問。

斯斯答到:「聽說是熱舞社。」

阿康:「是喔,那一定要參加…可是我不會跳舞也不想跳怎麼辦,
可以參加但只是在旁邊欣賞正妹嗎?」

「可以,你就從進去的第一天開始,腳就打個石膏,打到看爽的那
一天就走人了。」我說。

我們繼續參觀著琳瑯滿目的攤位,然而一直沒有見到能夠吸引我們
注意的社團,不過我認為以我們的品味,會吸引到我們三人注意的
社團也蠻可悲的.

「太沒意思了,不如自己成立個社團吧!」阿康說到,眼神充滿堅毅。

「嗯,想成立什麼社?」斯斯問。

阿康:「要有特色,來個台味一點的社團好了。」

斯斯:「5566研究社…」

阿康:「幹…嗯,還要有休閒性…最好還能有助於生財…」

斯斯:「職棒簽賭社…」

阿康:「嗯…啊!我想到了,我有個叔叔靠著養賽鴿月入百萬,
我們就來成立賽鴿社吧!」

斯斯靠到我耳旁低聲說:「我懷疑他早就有預謀…」

「我也這麼覺得…」我們斜眼瞪著阿康。

成立新社團的程序沒有想像中的困難,同學們在我們的連哄帶騙下,
輕易跨越二十人的連署門檻,接著向課外活動組提交一份鬼話連篇的
社團章程,(阿康copy馬術社的社團章程,把裡面的馬都改為鴿就
交出去了。)

於是阿康成為本校賽鴿研究社社長,斯斯為副社長,我為禽流感
防治組組長。

***

課外活動組賴組長眼神燃著怒火,顫抖著身子問到:「同學…為什麼
你們上頭寫的主要活動項目提到:『…駕馭賽鴿迂迴通過場地內的
十五道障礙,包括跳過矮牆、多重柵欄、水溝等…』?」

阿康:「……」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原來我不帥4

在被Cindy拒絕後的第三天下午,我們三人翹課後在綜合大樓的長廊
上遊蕩…

「哇!∼∼∼」斯斯大喊到。

「幹什麼啦…哇!∼∼∼」阿康跟著大喊。

「你們是…哇!∼∼∼」我也大喊出來。

Cindy與一名女性同學由遠方談笑著走來…我反射動作就是直接轉身
閃人,但被阿康一把抓住,他面色沉穩地說:「爭回一口氣的時候
到了…今天不幫你的話還算什麼兄弟。」

接著他們兩人把我架著往前走,我早已緊張到陷入彌留狀態。

阿康邊走邊念著:「你這賤人…」

「Hi!你是Cindy嗎?」阿康口氣陰沉地問到。

「uh-huh…」Cindy面露疑惑,眼神依舊媚人。

「你認得他嗎?你前天晚上以他長的太醜為由而拒絕他的告白。」
阿康將意識不清的我推了出來。

「喔!小張呀!」Cindy神色自若地答到,她旁邊的同學則是一臉恐懼。

「…是小莊,你給我聽著…」阿康的聲音微微顫抖著。

空氣在那一瞬間凝結,四周一片寂靜,空蕩的長廊佇立著五個對峙的身影…

斯斯暗地裡推推阿康,示意他有話就快講,稍稍瞄了一眼阿康,我整個
被嚇到,阿康滿頭冷汗,漲紅著臉,青筋爆出,雙唇蠕動但說不出話…

「你沒事吧?」Cindy還問了一下。

就在Cindy與她同學正要起步離去時,阿康終於開口說到:「聽著!…」

斯斯與我在內心裡歡騰著,期待著接下來阿康把場面給徹底毀滅…

阿康整個卯起來大吼:「聽著!…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再讓這個醜男
繼續糾纏著你的!」

斯斯與我瞬間倒地不起…

***

阿康雙手被反綁在椅背,即使汩汩鮮血從他嘴裡流出,他仍以詭異的
笑容說著:「我已堅持到最後一刻…我問心無愧…」

***

週六下午,我與賽鴿社的嫚嫚約好一起去NOVA買電腦,她臨時說她會
晚一個小時到,於是我來到館前路的怡客咖啡。點了一杯義式咖啡後,
我驚覺店內已沒有空桌,繞了一圈後我只得與眼前那位一個人佔了四人
桌的男子同座,那位男子將一本厚書擋著他的臉來閱讀,我問都沒問就
在他對角的位子坐了下來,他的位子面對著門,我背對著門…

我啜飲著咖啡,眼前一個正在左右盼望的正妹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靜靜
地欣賞著她,享受這賞心悅目的一刻…

「想搭訕就上吧!…」我聽到我內心的聲音,但我的理智是不會允許我
這麼做的…

等一下,剛剛那不是我內心的聲音吧…果然,右前方的男子將那本叫做
「借我一生」的書緩緩放下,他看起來年近三十,戴著金絲眼鏡,像是
白天看似是個斯文正派的上班族,晚上會偷鄰居內衣褲的變態,我對
戴金絲眼鏡的人有很深的成見,因此並不打算與他有什麼瓜葛,可是,
那個正妹是在他的後方,他是怎麼知道的?

「她在你的後方…」我還是問了他。

他嘴角揚起了一下,隨後恢復之前陰鬱的氣息說著:「她剛剛進門時
我已經看到了,當她走到我後面時,你的眼睛立刻為之一亮。」

果真變態,看來還是跟他保持距離為妙。

「嗯,謝謝你的答覆。」我說。

他眼神凝重,似笑非笑,看了我一眼後開口說到:「有件事很難讓你
相信…其實我是…十年後的你…」

嚇!!!這是什麼???不會吧…

「騙你的…」他冷冷地說。

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…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原來我不帥5

「那個美女找到位子坐了嗎?」男子問。

「坐下了。」我遠遠看著她。

「上吧!這種機會不多。」男子看著書,緩慢地翻著下一頁。

「不了,我有過搭訕的經驗,這種經驗一次就夠了。」我說。

***

那是一個多月前的傍晚,我們三人在101附近,正要前去社團的聚餐,

「嗶嗶嗶…兩點鐘方向正妹出沒…」阿康向大家示警。

那是一個北一女的學生,氣質出眾,一個人在A9館門口徘徊,看似
在等人,「Go!Go!Go阿康!Go阿康!…」斯斯與我唱起hip-hop。

「這樣上是不會成功的…」阿康念到。

「俗∼辣∼俗∼辣∼阿∼康∼俗∼辣」我們持續high著。

「我們要營造一個氛圍…」

阿康接著說到:「這樣吧!斯斯你去扮演一個想調戲她的流氓,
我來個英雄救美,小莊你演我的智障弟弟…」

「讚!」斯斯附和著。

「等一下…」我接著說:「問題一:為什麼要有智障弟弟的角色?
問題二:為什麼這個角色要由我來演?」

「英雄帶個智障弟弟,這樣的形象才感人呀!」阿康試圖消解我
的疑慮。

「你不演我來演,你去演流氓。」斯斯提議。

我說到:「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智障弟弟,而是一個智障正妹…」

我承認這顯然是一個很愚蠢的計畫,但我為了看斯斯演出智障弟弟
的畫面,我加入了這個計畫…

「嘿嘿!美眉一個人嗎?」我淫邪地笑著。

北一妹神色不安地左移兩步,「不要這樣嘛!我不是壞人啦!我們
去看場電影好嗎?」我拉了她的書包肩帶。

「你走開啦!」她生氣地將書包奪回,轉身離去。(糟了!……)

也許所有人早就猜到,傳說中的英雄及其智障弟弟並沒有出現,
四周也沒有他們兩隻畜生的蹤影,這是一個活生生的詐欺案件…
「同學等一下!拜託你打我一巴掌。」我追上前去。

「什麼?」她停下腳步。

「實不相瞞,我跟朋友們在玩大冒險遊戲,我被規定一定要惹毛
一個女生直到被打一巴掌為止,他們在遠方監視著我,妳趕快打我
一下就結束了,我才不用再費心去激怒下一個女生,拜託你…」
我用盡全力讓眼眶稍顯濕潤。

「真的嗎?」她不敢置信地笑了出來。

「再大力都可以。」我閉起左眼,以左臉對著她。

啪…她輕輕地拍了一下,有如一道春風吹拂過去…

「謝謝…真的很謝謝你…不過你要多吃一點,力氣才會大一些…」
我凝視著她。

「不客氣,再讓我見到一次就打死你…」她微笑著,用她明澈動人
的大眼睛看著我。

她的制服上繡著二年平班,我至今仍記得她的學號,不過之後發現
還是不要記得比較好,因為我後來用這組號碼去樂透包牌,賠了三千塊。

***

「你在等人嗎?」男子問我。

「嗯,等朋友,她快到了,你也等人嗎?」

不知我是否說錯了什麼,男子看起來像是逐漸陷入一種悲傷的情緒中
,他沉默不語,我繼續喝著我的咖啡…

「yeah…我在等人…」他又突然開口,像是在自言自語。

他捉摸不定的反應讓我不敢再多問什麼,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,我將
最後的一點咖啡喝完,在我準備離去時,旁邊傳來一道聲音:「Stephen!」

有個看似OL的女生叫了我對面的男子,男子看到那個OL後,訝異地說到:
「Hi…好久不見…你怎麼在這裡?」

「我剛剛經過這,想說你會不會在裡面,結果被我猜中了…這是你朋友嗎?」

「嗯…剛剛認識的。」男子說到。

OL對我笑了一下,隨後伸手去握住男子放在桌上的手,對他說著:
「大家都不希望你這個樣子…你要過自己的生活…」男子抬頭看著OL,
疲憊之中勉強擠出一點笑容,對她點了一下頭…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[轉錄]原來我不帥6

我與嫚嫚走在館前路上,前往NOVA選購電腦,我還在想著剛剛在咖啡廳
裡頭那詭譎的場面…(當一個人經過一家咖啡廳時,會猜到他的朋友正在
裡頭?…實在不合理…)

「下禮拜社團請誰來講?」嫚嫚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「啊?喔!不知道,阿康找的,不用指望他會找到什麼正常人,不過幸好
他找的都是不用錢的。」

我想起社團第一次例行活動時,阿康請來一位他叔叔在鴿會裡的朋友來
上課,那位鴿友一進門就讓大家直冒冷汗…他身材矮胖,滿臉橫肉,
小捲平頭,花花綠綠的刺青刺到手腕,可能是為了怕被自己那條粗大的
金項鍊閃到眼睛而戴只褐色大片墨鏡

斯斯驚恐地小聲問我:「這是養鴿戶還是擄鴿集團?…」那位大哥在
簡單介紹完賽鴿規則後,打開他的包包,斯斯緊張地念著:「媽呀!
我們不想買白粉呀…」

結果大哥拿出…一台筆記型電腦!然後開始使用power point上課!

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大哥使用power point上課的奇景,全體社員無不
熱淚盈眶…

在不小心點到一個A片檔案讓大家傻眼兩秒鐘後,大哥開始介紹賽鴿的
品系…「啊!小莊小莊!你快看!」斯斯慌張地指著屏幕。
「哇!∼∼天啊!∼∼標題還是用『自右飛入』還加拍手歡呼!」
我與斯斯呈現崩潰狀態…

「你們經濟系什麼時候期中考?」我問嫚嫚。

「莊先生,平時請多關心一下你的社員,我是企管系的好嗎。」
嫚嫚邊走邊瞪著我。

「喔,企管呀…什麼!企管?那不就跟Cindy同班!」我驚訝著。

「你認識Cindy呀?她是我最要好的同學唷!」

「啊!沒有啦…Cindy嘛!企管系的大正妹,誰不知道…網路上叫她
『企管發電機』、『好人卡批發商』…我也只是聽說而已。」我急忙
撇清與她的關係。

「對呀!真的超正的,她人也很好唷!」

(最好是啦!我看她只是個尖酸刻薄又愛抽煙的小太妹罷了!
…好吧我承認我是在酸葡萄…)

嫚嫚接著說到:「不過她對於不熟的人是很冷淡啦!像是這個禮拜
她在美食社就有個笨蛋向她告白,她竟然當面說人家長的太醜而拒絕
……嗯…喂!有沒有在聽呀!
…喂!小莊!你怎麼了!醒醒呀!…」嫚嫚驚叫著。

我在嫚嫚的連續巴掌中醒來,我摀著臉頰,恍惚地問:「怎麼了…」

「還怎麼了咧!你剛剛突然翻白眼,一動也不動的,是要嚇死人喔!」

「是嗎?…喔!其實我有猝睡症,我們趕快去買電腦,不然待會可能
又要發作…」我快步前進。

「你在講什麼東西啦!…喂!等我一下啦!…」

「嘿!小莊,你過來看這台。」嫚嫚揮著手叫我。

「VAIO…Pentium770…512MB…100G…六萬九…幹好貴,我要去
看BenQ的啦!…」

嫚嫚與我操弄著相鄰的兩台電腦…「為什麼你還在賽鴿社?」我中指
在觸控板上游移著。

「為什麼?…創辦人這樣問不是很奇怪嗎?」嫚嫚盯著螢幕。

「你要我明講嗎?…你看不出來我們根本沒在經營嗎?我們只是把社團
當作搞怪的地方,阿康到處找一些怪人來講課,上上禮拜請的那個什麼
…全台最大擄鴿集團幕後首腦…頭上套個牛皮紙袋在那邊胡言亂語,
告訴你,那是阿康自己扮的。」

「我知道,我們都知道…」嫚嫚仍然專注地弄著電腦。

「什麼?那你們幹嘛還待在社團?當初也沒要你們交社費…」我轉頭
看了嫚嫚一眼。

「因為…你們有著一股帶給人們歡笑的魔力…讓人情不自禁地被吸
引著…尤其是阿康…」嫚嫚停下在觸控板上滑動著的手指。我也停下
動作,對於嫚嫚的話感到驚訝…

我開口說到:「謝謝你的讚美,不過可惜的是本社恐怕活不久了,
賴組長已經放話,下個學期就要讓我們關門。」

「oh!那傢伙…」嫚嫚憤憤地說。

「上次我們在男五舍頂樓蓋鴿舍那件事,本來學務長都說了,我們
自行拆掉就沒事了,就是在賴組長的堅持下,我們三人各記小過一支。」

「小莊…」

嫚嫚接著說:「你們那次真的太誇張了…」

「是嗎。」我螢幕上的踩地雷遊戲在那一瞬間整片炸開。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原來我不帥7

週一的下午,我與阿康在社辦裡頭消磨時間。

阿康拿著賽鴿圖鑑喃喃自語著:「石板斑…是老白眼的玄孫…
也是加強者的曾孫…」

「社長社長!」斯斯匆忙跑進社辦。

「怎樣啦…」阿康抬起頭。

「我剛剛接到大學報的電話,他們明天要來採訪我們社團。」

我說到:「什麼!這會害我們提早關門吧!」

斯斯接著說:「他們說要找一些有特色的社團來採訪,有內線
消息指出,他們原本是要採訪別的社團,被對方推過來改為
採訪我們。」

阿康聽了大為光火,站起來說:「靠!是哪個社團這麼賤,
我要去找他們算帳!」

「格鬥社。」斯斯說。

「…嗯,其實適度的宣傳對於本社的發展是有利的…」
阿康坐了回去。

***


週一晚上的美食社,我賣力地拿著叉子戳著豬肉以方便入味…
耳邊突然傳來一句話:「我為上個禮拜的事向你道歉。」

Cindy不知何時來到我旁邊,她接著說:「我當時只是隨口說的
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」

「喔…沒關係,我不在意,我是靠內涵取勝的。」我微笑著。

她也對我笑了一下,接著準備轉身離去,我開口說到:「嫚嫚
說的沒錯,你人其實是很好的。」

「你認識嫚嫚?」她訝異地說。

「是呀,我跟她也同一個社團。」

「喔,你是鋼琴社的還是那個什麼鴿子社的?」她問到。

「…賽鴿社。」我說。

「呵,想不到學校裡頭竟然會有這種鳥社。」

「當然,因為有這種鳥類,所以會有這種鳥的社。」我一面
調製著醃料。

「喔,你還會講笑話耶,不錯嘛…你是對賽鴿有興趣才參加
那個社團嗎?」

「我是為了研究鴿肉料理…」

「哈哈,最好是啦…不過嫚嫚會一直待在那個鳥社還不是
因為她暗…」Cindy停下話來。

「因為她暗戀我們社長,她前天告訴我的。」我攪拌著
豬肉與醃料。

「原來你也知道,我沒有見過你們社長,不知他人怎麼樣?」

「哦…其實…你見過他的,那天我們在長廊狹路相逢時,
對你發神經的那個就是了…」

「什麼?那個怪咖就是阿康?」Cindy睜大雙眼。

「看來你不只見過他,你還已經很了解他了。」

「呵,我要回去我位子了…」

Cindy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回頭對我說到:「對了,我知道
抽煙對身體不好,謝謝你的勸告,我上個禮拜只抽了兩根。」

我一時愣住,隨後趕緊回神說到:「喔,要再接再厲,
抽煙會影響味覺,真正的食神是不抽煙的。」

「我會戒掉的。」她微笑中透露著堅定。

烹飪活動結束後,我捧著一盤蜜汁叉燒酥走回宿舍…

「嘿!小莊…」Cindy在後面叫了我。

我們一起走著,她看到我捧的那盤後問到:「拿回去給室友吃嗎?」

我想了一下後說:「端回去餵豬…」

「呵,原來你蠻搞笑的。」

「因為受限於外型,我當不了偶像,所以只能走諧星路線。」

「哈哈,不要這樣講嘛!你其實…也長的不差呀!」

「喔!沒想到你除了外表這麼出色,原來心地還這麼善良。」

「是呀,還不惜昧著良心說出善意的謊言呢!」

我那盤蜜汁叉燒酥差點滑出手中…

我問到:「可以請問…你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嗎?」

「嗯,在我高三的時候…」

她沉默了一會兒後,接著說:「當時我姊出車禍喪生,我非常
難過,消沉了好一段日子,就是在那個時候…」

「生離死別是難免的,最重要的是要往前看…」我說。
她不再說話,看的出心情低落,我一時真不知該說點什麼來安慰她…

「Cindy…」

「huh?」

「如果這整盤蜜汁叉燒酥全都給你吃,你心情會好一點嗎?」

「哈哈!你開始在餵豬了嗎?」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原來我不帥8

我快步走在前往社辦的路上,準備待會大學報記者到訪的事宜…
「啊!…」我一打開社辦的門就被一陣金光給閃到…阿康不知從
哪搬來二三十座大大小小的賽鴿獎盃擺在社辦裡,他說著:「
本來還要搬個『功在鴿壇』的匾額過來的,可是太重搬不動…」

我一邊看著那些獎盃一邊念著:「見鬼了…『夏季五關綜合冠軍』

…『秋季海上競翔冠軍』…『三關綜合冠軍』…『品學兼優』…」

我抬起頭來說到:「靠!這座『品學兼優』是怎樣?」

「什麼東西啦…」阿康走過來查看。

「啊,這是會長的女兒得模範生的獎盃,怎麼會混在這…」
他將獎盃的正面轉向旁邊。

「斯斯呢?」我問。

「去車站接那個記者過來。」

***

「歡迎歡迎…」阿康笑容可掬,裝作一副雍容大度的姿態。

那位記者也是大一學生,叫做品萱,長的俏麗可愛,一進門就
先跟大家握手…阿康向她介紹本社的緣起以及賽鴿活動在國內
發展的現況…「…因此我們的任務便是提倡賽鴿活動的風氣,
以及指導社員改進賽鴿的飼養及訓練技術…」

阿康連續講了半小時,我轉頭對斯斯低聲說到:「背了一個
晚上的台詞果然有差…」

在採訪進入尾聲時,品萱小記者問到:「可以帶我去參觀
你們的鴿舍嗎?」

「什麼?」阿康愣了一下。

「鴿舍呀!你們得到那麼多座獎盃,那些賽鴿呢?」

「啊!喔…呀,當然…那個…斯斯,你說應該讓她看看我們
的賽鴿嗎?」

「哦…那個…品…品萱,因為我們的賽鴿身價不凡,一般而言
我們是不讓外賓參觀的…」

「不要這樣嘛!我只是拍張照片而已,拜託。」品萱嘟著
小嘴哀求著。

「這個…」阿康與斯斯兩人窘迫地冷汗直流。

「就讓她看看吧。」我站出來說。

「啊?」他們兩人驚訝地看著我。

要不是我深謀遠慮,料想到記者會來這一招,今天採訪完後
社團恐怕就關門了。

我走到社辦後面,他們六隻眼睛盯著我看…

我打開置物櫃,小心地從裡面提出一個鳥籠出來,裡頭有一隻
眼神呆滯、身材癡肥的鴿子…

他們三人呈現傻眼狀態,阿康勉強靠過來,低聲地對我說:
「還是放棄吧!跟她說投降輸一半…」

我自顧地將鳥籠提到品萱的眼前,對她說到:「本社投下鉅資
從國外引進的詹森本舍鴿,後面的獎盃都是牠一個人贏得的。」

「是喔!牠『一個人』贏得的呀…你們就把牠養在這裡頭嗎?」
品萱顯然還在錯愕中。

「是的,英雄不怕出身低。」我說。

「那…牠叫什麼名字呢?」品萱問。

我:「叫…」

阿康:「叫…」

斯斯:「叫王建民…」

「啊?怎麼取別人的名字?」品萱詫異地問。

斯斯:「…牠的建是健康的健。」

眼看所有人都被互相搞的精神耗弱,阿康說到:「嗯,時間也
差不多了,品萱你還有什麼須要了解的嗎?」

「哦…我想大概也差不多了…最後可以拍一張你們訓練牠的
照片嗎?」

斯斯在一旁以手摀著臉說到:「你要什麼都可以,我們已經
什麼都不在乎了…」

阿康疲憊地揮揮手說著:「小莊你就訓練給她看吧…」

我將鴿子抓出來,把一杯裝滿水的小茶杯綁在牠背上,接著
打開窗戶對著牠說:「一滴都不准滴出來,不然打死你…」
隨後雙手一放,鴿子便振翅高飛,結束牠的這場綁架驚魂記…

之後斯斯送品萱去搭車,我與阿康遙望著窗外,阿康問到:
「王健民要去哪?」

「回中正紀念堂吧,我想。」

那一期的大學報出刊後果然轟動,但品萱也因為專業判斷
不足而遭到退社,不過自從那一天斯斯接送她去搭車後,
兩人每天晚上熱線不斷…

***

中正紀念堂的大中至正門前,一大群野鴿在地上覓食著…
一隻雄鴿走到一隻雌鴿面前,以鴿語說到:「小姐一個人嗎?
我叫王健民,健康的健,我的專長是過彎甩尾…」

to be continued…

標題:原來我不帥9

宿舍裡只有我一人,我在網路上隨意瀏覽著,想起前幾天在
BBS上看到一個正妹的相簿,但一時找不到網址,
於是我回到「PTT」的帥哥美女版上找尋那篇文章…就在那
一刻,我又看到了阿康在兩個禮拜前所發表的那篇標題為「
我同學真的帥」的文章…

那是一個炙熱的午後,窗外成群的知了所發出的唧唧聲在
屋內回盪著…歷史可以被原諒,但是不能被遺忘…

我想起了所有歷史的記憶與傷痕…從開墾的先民橫渡黑水溝
…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…日本殖民統治…二二八事件…白色
恐怖時期…剛上大學機車被偷…MSN被封鎖…一直到眼前
這串推文…

「0分!」、「又是一篇陷害文…」、「你們有什麼血海深仇?」、

「唉!這不是joke版呀!」、「0分!」、「0分!」、
「還是0分…」、「來人啊!餵公子吃洨…」…

看著這一連串血淚斑斑的推文,我閉起雙眼讓思緒沉澱下來…
內心的我,此刻抱著一顆大石頭,步伐踉蹌地走到汨羅江畔…
江邊垂釣的老漁父問我怎麼了,我說到:「舉世皆噓我獨推,
眾人皆帥我獨醜…」

老漁父說到:「何必如此?你也只不過比我醜一點…」

「幹!」我一腳將老漁父踹到江中…

我睜開眼睛,繼續看著那串推文…「這是什麼…」我盯著其中
一條推文…

阿康打開房門進到寢室,在門邊埋伏多時的我從他背後飛撲上去,
以手臂勒住他的脖子,將他押到我的電腦螢幕前,
「啊啊…你…幹…幹什麼啦…」阿康痛苦地掙扎著。

「這是什麼!」我以左手指著其中一條推文,那是阿康的ID所推的
,沒想到阿康一面在上頭po文問大家我帥不帥,一面在下方混在
鄉民中推了一句:「哪來的電車痴漢…」

我將押著的阿康改以卍字形固定,他當場發出淒厲的哀嚎聲…
阿康在痛苦中試圖以手去觸碰螢幕,彷彿摔角場上只要觸碰到
邊繩,對手就必須放手似的,最後阿康用盡僅剩的力量吼叫到:
「斯斯也有!…」

同時伸手觸及螢幕,指著那條以斯斯的ID所發的推文:「為了
我們的下一代,勸你朋友去結紮吧!」

「啊噠!!」我含淚將卍字形固定法發揮到極至。

「咚…」剛下課的斯斯打開房門。

此時阿康發揮了令人動容的同袍情誼,即使身心飽受極大的
煎熬,他仍對著門口的斯斯大喊:

「斯斯快跑!他知道了!」斯斯二話不說轉身狂奔…

過了約莫十秒,斯斯眼看我沒有追上去,他又悠哉地晃回門口,
他與我們保持一個安全距離,一邊挖著鼻孔一邊問著阿康:
「喂!他知道的是哪件事?」

在我的卍字形固定下已奄奄一息的阿康吃力地說著:
「我…我們…推文的事…」

斯斯倚著門邊,一面端詳著剛剛挖出來的鼻屎一面說到:
「靠!這麼大顆…啊不是,這麼嚴重喔…」

斯斯把鼻屎彈掉,接著說:「那他知道你還有用其他
分身ID在下面推文嗎?」

阿康:「……幹…幹…幹你娘…」

***

週六中午,我與正在南陽街重考班奮鬥的高中同學信傑
一道吃午餐,他是個單純正直的人,我們一同經歷過苦難
的歲月,有著革命的情感,他讓我感受到有些朋友是可以
一輩子互相扶持的,至於我寢室裡的那兩頭,他們讓
我堅信我總有一天會背負著兩條人命入獄的。

我獨自離開了南陽街,轉到了館前路,走著走著,我停下
了腳步,我轉頭回去看著…怡客咖啡在我身後,我想起了
上個禮拜的這個時候,那位OL對著我前方的男子說到:
「我剛剛經過這,想說你會不會在裡面…」

我走進了咖啡廳,那位男子就在我眼前,依舊拿著一本書
擋著他的臉來閱讀,「Hi!」我坐在他的右前方說著。

他將那本「切.格瓦拉畫傳」放下,還是那副金絲眼鏡,
他對我微笑著說到:「How are you?」

「我是十年前的你,我竟然來到未來了。」我說。

他打量著我,接著說到:「不可能,我十年前長的很帥…」

(很好,你贏了…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簽名列 -----------

我喜歡下雨
總覺得淋雨,可以把自己污濁,骯髒的心給洗淨...............

文章編號:0 | 向板主反映這篇文章 | 顯示 IP

Freebass56 已離線! Old Post 12-07-2005 12:00
點選這裡查看 Freebass56 的個人檔案 點選這裡寄送 Email 給 Freebass56 按這裡傳送悄悄話給 Freebass56 按這裡搜尋 Freebass56 所發表的文章 按這裡將 Freebass56 加入你的好友名單 回應這篇文章含引言 按這裡編輯或刪除文章

目前使用的時域為(台北時間),現在時間是 16:48 。    發表新的文章     回覆文章
上一篇主題   下一篇主題
友善列印 | 把這一篇寄給好朋友! | 訂閱這個主題

跳至:
評分主題:
 

討論區權限說明:
不可以 發表新文章
不可以 回覆文章
不可以 上傳附加檔案
不可以 修改你發表的文章
HTML code 目前狀態是 關閉
vB code 目前狀態是 開啟
表情符號 目前狀態是 開啟
[IMG] code 目前狀態是 開啟



< 聯絡我們 - 小紅帽全球資訊網 >

中文化:第一版 by Eric 第二版 by Jolin 於 小紅帽全球資訊網
(版權所有,翻拷必究)
小紅帽技術論壇創立於 2000/09/15 ,使用 vBulletin 合法註冊版權